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一路高升

原本打算早早的走了,可是作为有史以来参加‘起梁’活动的第一个女子,这份乡亲给...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何建的信讲述了一个秘密
章节列表
第四章 何建的信讲述了一个秘密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何建的信:

放歌你好,在你读这封信的时候,应该已经躺在家里舒适的床上,和家人团聚了吧,你真幸运,因为这个时候,我可能还在火车上呐,要在北京再转一次车,我才能到家。

……

吴放歌看着信的开头,自嘲地笑了一下,又看了一眼自己搭建的地铺,才继续看信。

……

放歌,这次给你写信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别的,是为了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到目前为止只有两个人知道,你是第三个,而且也可能是最后一个吧。

你记得我对你说过小路护士是个很不错的女人吗?尽管你和她关系亲密,可也知道她名声不太好吧,对我这么评价她是不是觉得有些奇怪?其实大家都错了,小路护士其实是非常好的女人之一,几乎和卫艳姐一样的优秀,甚至对你更好一些,我为什么这么说,是有原因的。

放歌,你还记得我们那次执行任务吗?我知道我们都不愿意提起,我们曾经一起看到过一个被屠杀的村庄,但我要说的秘密,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

我们在撤退的时候兵分两路,在无名高地前的开阔地雷场被小鬼子的高射机枪扫射,陆参谋也是那个时候牺牲的,如果不是有个我军小分队在那个阵地上突了一下,我们恐怕是一个都活不出来。那只救了我们的小分队还捎带着干掉了一个前沿反坦克导弹仓库,立了大功,可也损失惨重,最后只有两个人活了下来,其中一个只受了轻伤,另一个却身负重伤,被送进了野战医院,他和你同一个病房。

说到这里,你肯能明白了,你后来之所谓被转移到后方医院是因为什么了吧,是因为你的病友在一个夜晚被人用枕头捂死了,大家都说是越南人袭击,为了保证重伤员的安全,你和其他重伤员才被分别转移到后方医院的。但是我知道,小路护士也知道,捂死你病友的不是越南人,也不是其他人,而是你!

……

看到这儿,吴放歌惊出了一身冷汗,他甚至紧张地看了看四周,好像已经有执法人员在附近埋伏了一样,紧接着他又努力地回忆自己从阵地上撤下来直到疗养院中间的那个过程,其实在之前他也不止一次地这样做过,可是那段记忆仍然是一片空白,充其量就如同没信号的电视屏幕一样,布满了雪花点点。为了探明原因,他继续读信。

……

那天疯子带着人一到,你就晕过去了,可把我们给吓坏了,眼瞅着老兄弟一个一个倒下去,实在是不想再多你这一个呀,我跟疯子和几个老哥们儿一起,轮着把你背了下来,最后送进了野战医院,可是你还是把我们给吓坏了,你的伤其实不算太重,可是得了一种怪病,我也不懂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只听小路护士说:你得的叫木僵病。你自己不知道,可吓人了,浑身肌肉僵硬,打针输液针头都扎不进去,要是猛的把你的枕头抽走,你的脑袋就能直挺挺的悬在半空中。而且有时候,你睡着的时候也睁着眼睛,而且瞪的圆圆的,却对光没有一点反应。可是小路护士说,有个别时候,这种病人却能像僵尸一样,夜半三更地起来梦游,四处溜达。医生们也商量是否给你上束缚,可是还没商量好,就出事了。

那一天,我正好去医院看你,顺便处理一下我的外伤,送个兄弟去复诊,只是路上车坏了,半夜才到,可我才一到你的病房,就看见,小路护士拼命地从背后抱着你,而你正用枕头捂着你病友的脸,他已经不会动了,我这才上前帮着小路护士把你弄回到床上。原本我打算立刻向医院报告情况,可是被小路护士劝住了,她隐瞒了是你杀死病友的事实,和我统一了证言,我没问她为什么这么做的原因,但是我知道他她这么做一定是为了你好。

……

“原来是我杀了他!可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吴放歌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来我还干过这坏事儿!”他接着看下去。

……

说也奇怪,这件事过后,你的木僵症状不治而愈了,而且很快你就被送回后方了,小路护士又走了点关系,把你分到了疗养院。

看到这儿,放歌,你恐怕已经明白了,小路护士为你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可惜的是,我也看出来了,你们两个都没有要走到一起的意思,但是放歌我恳求你,如果以后你能和小路护士走到一起,记住,不要辜负她,因为你恐怕再也找不到这样对你的女人了。

另外还有一件事很有意思,那个小分队的另一个幸存者回来后居然性情大变,酗酒闹事,多次违反军纪,但是首长们看在他曾经立过军功,又死里逃生的份上,对他挺迁就的,可是自作孽不可活,有次他扒车去偷后勤运烟的车,那车突然加速,他从后挡板摔了下来,后脑勺着地,就这么死了,身上都没什么伤。

好了,啰啰嗦嗦说了这么多,总算是把该说的话都说了,心里真是轻松了一大截啊。

祝合家欢乐,万事如意。

何建即日



看完了何建的信,吴放歌的脑袋里面又晕了一阵,各种信息搅成了一团,在里面嗡嗡乱叫,过了好一阵子才慢慢地恢复了秩序。他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出火柴把信给烧了,留着肯定不是明智的选择。

烧完信,吴放歌走出屋外,沐浴在阳光下,狠狠的做了几个深呼吸,让心情渐渐的平复下来,然后对自己说:“好了,没事了,什么也没发生过。”

接着才回到屋里,坐在地铺上,拿起一小块表面磨的光滑的木板放在腿上,权作写字台,在上面铺起信纸,开始写信。

首先给何建写信,但只是一封很平常的问候信,对于他提及的秘密只字未提,就好像什么都灭有发生过。给何建写完信,他又拿出笔记本,按照上面留的地址,分别给胖鹅、乌鸦、疯子、刘干事、于副处长、老贾、周敏、郑雪雯和邱老都写了信,无外乎是报报平安,所以内容简短,算起来信封的厚度超过了信纸。给路小婉的信是留在最后写的,写的较长,但是关于那个秘密也是只字未提,对于两人的亲密关系也没有提,因为听她说回去后很快就会结婚,所以即便是死人信件的内容也未必安全,为了他人的幸福着想,还是最好别在心里写肉麻的话吧。

冬天的夜晚来得比其他的季节早,等写完了这些信,天就已经擦黑儿了,现在去邮电局已经来不及了,吴放歌就把这些信都塞到了枕头下面,点着煤油炉子下了点面条吃,然后又上街随意溜达了一会,在九点多钟的时候又回来小睡了两个来小时,然后起床换工作服准备上班了。

第二天造成正要下班的时候,意外地被父亲找到了,爷儿俩一起去吃了早饭。原来父亲是为了他身份证的事情来的,还特地带了户口本儿来,所以饭后就一起去派出所指定的照相馆照了标准照,父亲又问了他对今后的打算,吴放歌说:“我想进五局。”

五局是吴放歌重生前的单位。其实去其他的部门也可以,只是五局毕竟是熟门熟路,在里面沁淫了二十来年,人情世故,性格是非,升迁调离什么的都造印在脑子里,既然要重新打天下,自然还是从熟悉的地方起步为好。

可父亲的表情正如记忆中的皱眉头,然后才说:“五局学不到什么东西的,还是教育局或者文化局的好,我文化局有朋友……”

吴放歌知道父亲嘴里的那个朋友是谁,不过是文化局一个姓何的副局长而已,就冷笑道:“爸,我听说他儿子也是今年退伍回来呢。”

父亲显然没想到他会知道这么多事儿,奇道:“你怎么知道的?”

吴放歌打了个哈哈说:“都是退伍兵嘛,谁不知道谁嘛。”

父亲没有深究,继续说:“儿子,既然你回来了,还是听父母的安排吧,而且有政策,自己是可以进父母本系统工作的,只要不是同一个单位就行。”

吴放歌知道父亲这次是必然被所谓的朋友‘摆’一道的,毕竟在他的记忆里,这是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但是又不便说破,只得眼看着父亲去吃个亏。

说完了正事,父亲又看了一眼浑身脏兮兮满是泥土和蔬菜汁液的吴放歌又说:“儿子,还是回家吧,家里又不缺你这两个钱。”

吴放歌笑着说:“爸,常言道,爹有娘有不如自己有。记得这还是你教我的呐,小时候你因公出差坐了一次飞机,我就说,爸爸什么时候你也带我做一个飞机吧,你就教了我这句话。”

“可是……”父亲又看了一眼浑身脏兮兮的吴放歌,有话没有说出来。吴放歌心里明白,父亲现在在金乌也算是个名人了,时不时的还上个地方电视台,文化名人的儿子在菜市场做搬运工,多少面子上有点挂不住,而且这几天听说自己退伍回来,以此为借口去家里探望的人恐怕也不少,真不知道这老两口是怎么应付的。